MGM美高美传媒
www.mgm-tv.com
MGM
房地产
视 频            新 闻           房 地 产           访 谈            博 客            社 区            平 台            关 于 我 们          

高娓娓:哈佛赢了,亚裔输了!状告哈佛歧视败诉,亚裔身份成名校障碍无法改变

亚裔输了。

美国当地时间10月1日(本周二),在经过一年多的审判,美国联邦地方法院裁定,哈佛大学在“针对亚裔申请者”的歧视案中获得胜诉,其本科招生程序“并未有意歧视亚裔学生的申请“。


1.jpg

2.jpg

哈佛录取“并不完美”
但也没有违反法律


在长达130页的裁决中,马萨诸赛州地区联邦法官 艾莉森·巴勒斯(Allison Burroughs)称,哈佛大学的招生政策:

并不完美... 但已经严格符合宪法规定”。

同时,她认为:

“考虑种族因素的录取政策”是社会中重要的一环,确保美国高校给学生提供一个多元化的环境,以促进学生们的学习、提高学术水平、鼓励人们互相尊重和理解。

... 法院不会仅仅需要做得更好,而废除已经符合宪法的、并且非常优秀的招生计划。


至此,哈佛大学的这场诉讼暂时以胜利告终。但诉讼方SFFA的主席爱德华·布卢姆(Edward Blum)对判决结果非常失望,表示日后还会持续上诉。


3.jpg


4.jpg

“亚裔身份”
是进入精英名校的阻碍?


接近一年前,也就是2018年10月15日,本诉讼案在波士顿联邦地区法院开庭审理,哈佛大学作为被告出现在了法庭上。

在庭审的第一天,SFFA(“学生公平入学“组织 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)的代表律师 亚当·莫塔拉 做了开场白,他指出,本次诉讼不是反对校园的多元化,而是针对哈佛对亚裔申请学生的非法歧视

一大批哈佛招生办的绝密材料终于得以公开,时间跨度15年,涉及16万申请者,直接揭露了哈佛入学评估体系背后的秘密。


5.jpg


学校究竟是怎么做的呢?


亚裔“性格” 不受欢迎

从庭审中我们知道了,在哈佛的录取中,有一个完全主观的指标叫做“个性人格(personality)”。

亚裔学生在“学业成绩”上明显高于其它族裔,在“课外活动”上也和白人不相上下,但在“个性人格”这一标准上,哈佛招生官给他们的分数远远低过其他族裔。

哈佛对正面人格特质的定义包括这些:勇气(courage)、亲和力(liability)、善良(kindness)、受尊敬(widely respected)......

这样看来,亚裔在他们的眼里,还真是很“不受欢迎”。

美国社会一直有对亚裔的刻板印象,认为我们过于内向,不善社交等等,亚裔学生也一直在努力消除这一点。看看数据,亚裔已经在体育活动和课外活动上提高了那么多,为什么还不足以证明自己有亲和力,十分善良呢?

到底是因为亚裔的性格不好,还是招生委员会先入为主,连学生的面都没见到,仅凭从申请文书中抠出的几个字眼,直接给他们打出了最低的个性分?


6.jpg


隐瞒亚裔身份才好被录取?

从庭审中我们还知道了,哈佛大学给高三学生示好的“兴趣信”,也是“见人下菜碟”。

哈佛大学每年会给应届高三学生发送兴趣信,根据法庭上的文件数据显示,收到信件的学生,其入学率是其他申请者的两倍。

以2013年为例,白人,亚裔,其他或不确定种族的学生的PSAT分数(美国针对10、11年级的标准化考试),需要超过1350分才能收到兴趣信,其中男性的分数更高,为1380分。而黑人,西班牙裔,美洲原住民的学生,无论男女,只需要需要超过1100。

原告律师在庭上直接向哈佛大学质询:

在你们选择邀请这些学生申请哈佛的时候,你是否只有学生考分、种族、性别和地址这四个信息?

依照种族制定不同的标准,这是不是种族主义的行为?

哈佛发言人承认在寄信时只掌握了学生考分和种族的信息,对于其他的问题,都没有正面回答。


7.jpg


这也无怪乎很多亚裔的学生,在申请时都要对自己的亚裔身份躲躲藏藏。

一位名叫Aaron Mak的耶鲁亚裔学生,大四的时候,他去耶鲁招生办公室调出了自己的申请文书,试图从一个客观的眼光,审视自己当年做出了什么决定。他说:“在申请中,亚裔不应该掩藏自己的文化传统。但我却这么做了——这么多年我始终后悔。

“就像其他许多亚裔申请者一样,我小心翼翼地修饰了我的申请材料,为了迎合招生委员会的喜好。我尽量地抹除亚裔的痕迹,好让自己看上去更像个白人。

我很庆幸自己的姓氏Mak并不像个亚洲人,在“种族和民族”这一栏里,我故意留下了空白。

我选了哲学作为感兴趣的专业,因为这是大多数亚裔家长认为最没用的专业,尽管我对这哲学一点儿也不感兴趣。

虽然我下定了决心将来要去读法律博士,成为一个律师,但在“感兴趣的研究生科目和职业”这一栏里,我还是什么都没填。因为追求这样的“精英专业”,会显得非常“亚裔”

申请公立学校的文书里,我真情实感地讲述了我祖父作为第一代移民的艰辛,但在申请藤校的文书里,我一字没提我的移民背景。”


8.jpg


他始终不解,其他族裔的学生可以在文书里展示其独特的身份,并且为之感到自豪,甚至被招生官另眼相看,为什么亚裔却要被迫隐藏自己呢?

社会一直对亚裔有刻板印象,认为我们都是一个样子。

可是别人呢?那些整天打橄榄球的白人学生,他们难道就没有类似的地方吗?

那些真心喜欢弹钢琴,想要成为外科医生的亚裔学生,他们也有不一般的热情和决心,就注定该被拒绝吗?

9.jpg

私立名校不可言说的秘密
碰不得的“核心利益”


从庭审中我们还得知,哈佛大学这类学校在录取中,有着几大核心利益点是碰不得的

原告律师曾在庭审中提出建议,如果想要改善以富裕的白人群体为主的学生构成,学校可以取消Legacy Advantage(校友子女传承录取),取消学校工作人员子女的名额,减少捐赠者的优先名额等。

但哈佛大学的证人菲茨西蒙斯回应,这些提议都是不可行的


10.jpg


捐赠十分重要

在法庭上,哈佛大学的证人承认,哈佛招生部门长期以来,确实有一份捐赠者的“意向生列表”

学校需要雄厚的资金来保证正常运转,招徕最优秀的师资和研究人员,置办各种配套设施,以确保在教学质量和学术研究中的领先地位;此外,还要为来自低收入家庭的优秀学生,提供额外的财政补助。

面对如此巨额的支出,学校的收入从哪里来?事实上,来学生的学费只占非常小的一部分。不夸张地说,就算学校减免所有新生的学费,恐怕都不影响学校的运作。真正起到关键作用的,都是来自于各界的捐赠。目前,哈佛的捐赠基金已超过300亿美元。

学校认为捐赠是一件极为正当的事情,一名捐赠学生带来的资金,也许就可以供学校为几十名家境一般的学生提供助学金。


美国上学也“拼爹”

在美国有“一代藤校、代代藤校”的说法。哈佛大学的证人也说,Legacy传承政策是有保存的必要的,目的是鼓励哈佛校友毕业后持续贡献并捐赠,很多校友之所以愿意参与学校活动,就是希望他们的孩子在将来的申请中会被优先考虑。

普利策奖得主、《华尔街日报》调查记者丹尼尔·金 曾历时3年,通过对美国100多所高校的深入调查和追踪报道,写成《大学潜规则:谁能优先进入美国顶尖大学》一书。

书中讲述了美国多名政要的孩子如何凭借显赫的家世,从排名最后的申请者被哈佛大学、普林斯顿大学优先录取的故事。如果父母是校友,子女被录取的几率会比普通申请者高45%,留给普通申请者的名额其实少之又少。


11.jpg


种族平等是国策

哈佛大学承认为黑人和西班牙裔学生提供优势,目的是“确保所有学生都能接触到不同背景的同龄人。”

普林斯顿大学2005年有一项研究结果:如果没有Affirmative Action(种族平权措施),精英大学非洲裔学生的录取率很可能会下降近三分之二,从33.7%下降到12.2%,拉丁裔学生的录取率可能会下降一半,从26.8%下降到12.9%。


12.jpg


上世纪60年代,当时的总统提出,少数族裔由于历史原因在社会中处于弱势,有必要给予他们额外的照顾

例如一些非裔和拉丁裔,他们来自治安杂乱的贫困地区,身边的亲戚朋友圈子极少有人重视教育,多数可能混迹街头,甚至在监狱中服刑。没有平权政策的扶助,这样的群体根本不可能有翻身的机会。

平权政策确实保障了少数族裔受教育的权利,避免名校成为少数精英的“一言堂”,早期经济条件不好的亚裔也从中受益。

只不过现在,因为在学业上的优秀表现,亚裔成为了名校竞争者中的“多数人口”,平权政策更多地向其他种族倾斜,让亚裔成为了牺牲的“受害者”。


13.jpg


所以,为了名校地位不动摇,捐款不能少,Legacy不能动,非裔拉丁裔碰不得,只能把亚裔学生的席位压缩再压缩。

14.jpg

亚裔学生
还能脱颖而出吗?


尽管如此,哈佛大学此番胜诉,是因为法官认为:哈佛大学至少自1970年代便考虑种族的录取标准与程序,符合最高法院判例,没有违反联邦民权法。

哈佛没有任何种族敌意的证据,也没有任何证据表明,录取决定“受到亚裔美国人身份的负面影响”。

然而这不是这场诉讼的终点,预计原告还要持续上诉,未来哈佛大学可能还会面对更高一级、甚至最高法院的审判。

虽然诉讼中寻求公平的对象是亚裔美国人,与国际学生无关,但这确实反映了美国精英大学在招生中对于亚裔背景的区别对待。


15.jpg


这是不是意味着在歧视这样的大环境下,没有家世背景的亚裔孩子最好断了读美国名校的念头?

著名计算机专家、硅谷投资人、吴军博士在《大学之路:陪女儿在美国选大学》这套书里提出了一些实用的建议和方法,对亚裔这个作为申请中的弱势群体确实颇有助益:

第一,录取在很大程度上看运气;

第二,如果明确表示愿意学习一些冷门专业(申请斯坦福并不需要指明专业),比如心理学、历史,则录取可能相对容易一些,等进了大学再换专业。

我曾认识一个朋友对商科很感兴趣,但对自身条件没把握,于是躲开了热门专业,参加了很多国内志愿者活动,暑期还跑去印尼做了关爱贫困与饥饿儿童的义工,积累了诸多与贫困人口打交道的经历,最后被一所藤校的公共服务专业顺利录取。

进入大学后她辅修了商科作为二专,毕业后也从事了自己一心喜欢的商科类工作。她的本专业公共服务与她所从事的领域有相关性,在她找工作时反而了加分不少。


16.jpg


其次,放弃“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心只读圣贤书”的习惯,积极参与甚至组织各种活动、竞选各种职位。

美国的顶尖名校虽然术业有专攻,但有一点很相似,都想培养未来的领袖,无论是政界、商界还是工业界,只着眼自身、把目标放在好成绩上的学生肯定不符合名校的培养目标。

作为亚裔学生,如果你能在高中(尤其是顶尖高中、国际高中)期间竞选成功学生会主席,或者在重要活动中担任领导者,这远比SAT考到满分有用,要知道每年申请哈佛的学生每年有一半SAT都是满分。

还有,减少一些无谓的竞赛,多花点时间学习如何展示自己

相比其他族裔的学生,亚裔学生的学业成绩已经足够好了,成绩单再漂亮一点,对大学录取巳经影响不大,招生官希望看到的是一个有精彩人生故事的人,而不是一张成绩亮眼的简历。

孩子讲故事的能力,可以帮助他在升学和人生当中,让别人记住他这个人,塑造个人的“品牌形象”。

17.jpg


最后,亚裔家长一定多关注、投资教育。

这里所说的关注、投资教育不仅仅是把精力盯在自己孩子的成绩单上,把钱花在自己孩子的辅导课上,而是多在学校内提升亚裔的存在感,同时积极参与社会活动,向外界发出自己的声音,争取教育公平。

作为普通家长,我们无法像那些大企业家一样给学校捐赠巨额资产,但如果摈弃“两耳不闻窗外事”的想法,少买几个名牌包、少去几次欧洲游,多参与学校的家长活动、做义工,从功利角度来说对孩子的录取有利无害;从长远来看,更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。

作为父母,如果孩子有申请名校的能力和决心,即便公平不在,我们也不能因噎废食。把孩子的教育,放大到孩子毕生发展来看,教育目标、方式、方法,会从容和达观很多。


说明:内容来自于微信公众号留学全知道

会员登录
登录
其他帐号登录:
留言
回到顶部